当湍流的时间过于强暴地
抓住我的头,并且当危急和那迷误在
必死者中间震撼了我必死的生命时,
那时就请让我记念你在深处的寂静。
—— 荷尔德林, 爱琴海,荷尔德林后期诗歌集

古老的海洋,啊,伟大的单身汉,当你穿过你那冷漠王国的庄严孤独时,你理所当然地为你天赋的壮丽和我急切奉献给你的真诚颂词而骄傲。你那威严的缓慢是上天赐给你的最伟大的品性,它用柔软的气息情意绵绵地摇动你。你怀着永恒力量的平静情感,在阴沉的神秘中,在高贵的表面上,展开你无与伦比的波浪。它们被短暂地分隔,又平行相随。一个浪花刚刚变小,另一个浪花就变大迎上去,伴随着消散的泡沫发出犹豫的喧哗,以便告诉我们一切都是泡沫。
—— 马尔多罗之歌,第一支歌,九

海水之黑,难以向混凝土之银白,扑去。

为饱含深情力量,白日情愿曝晒,
缓慢移动着自己的头发
微笑地容纳海鱼、珊瑚、笑、废话、蚊虫与蜘蛛
在礁石间散步,在微笑着容纳的那些对象间,走神、弯腰。
古老的海洋,也有它的畏惧,
古老的海洋,畏惧它永远无法那样黑的
生活的颜色、生命的噪音
古老的海洋,你是姆涅摩绪涅中的旧海洋,
做情绪的敌人,所以你成了忧郁的主人
我不再能向你表达我的敬意。

古老的海洋,请让我伏水而眠一回,
让我为你送行,让我给你献上树枝
给你撤去你向来暴动其中的黑夜
让你得以长眠。
把黑夜交给我吧,古老的海洋
我会向你保证,你黑夜的纯洁与惹人喜爱
黑夜的——再次降临,黑夜的——深度与传染力
我会用尽声响——我的武器之一,把黑夜扭转为某种更加新奇的病毒,
古老的海洋,你的旧黑夜将会被我到处播种
我想这是一种残酷。

古老的海洋,你也有你的畏惧
因为你无暇作答,你已经恐惧地发抖
你的头发掉的越来越快,你的孩子成片死去——
你那些不熟悉的孩子,
古老的海洋,请你走吧。

离家的孩子,就是离开了古老的海洋,
古老的海洋,同样,我不再能向你表达我的敬意。
海会忘记我,我不会忘记黑色——
海会忘记我,我不会忘记草帽——
海会忘记我,而我不会忘记——
在姆涅摩绪涅中永恒地嬉戏着的黑色、草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