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作为时间的海盗,奋力奔驰,在滴血的云雾之下去劫掠船只,这船只正是疯癫的疲劳所致!

“反痛苦”是意大利未来主义运动中的一位,阿尔多·帕拉泽斯基起草的一份宣言的名字,它发布在拉切尔巴杂志上。1914年。“人体的各个部分是可以相互换掉的”,“一个壬越是能从痛苦中发现更多欢笑,獭就越是一个深刻的壬”,“用滑稽模仿精神痛苦的手段”,“以奋发的精神穿过痛苦”,“在墓地举办白昼郊游和 bals masques(假面舞会)”。

速度将是有毒的月光的死亡!

所以说有一天我看到春日烈日又重回大地,网络上的壬为同样的失去活力的社会现实嚎叫连连,这种残忍变的非常有必要:

飞驰  
抓住白色羽毛的每一个触角…飞驰  
白色羽毛的每一个触角的微型摆动,飞驰  
我为这样的感觉上瘾  
反痛苦!钟声变奏!城市之河骤然白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