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金属
——致水谷

被积压的黑旗帜,
在梦中疾速,野人有脍炙
游荡中的激烈的绿水
一把齿梳,钢铁金属
允许它用力碾过,深蓝色间的
众缕的我,接近无限
它是一个骨架,它是马拉美命令下的
骨架的大翅的鸟
运动或静止,再也没能分清
一个中空的庞大金属球体 正在旋转!

§2

用裸体上身替换盔甲
她张牙舞爪地蹲在地上
眼睛是掏空了的蓝色 难以名状的孔雀羽翼
其中是重重叠叠的多边形
她倒伏在地上的样子是
任何风都不允许将她吹起的平静、超重
她的腿是大剪刀 她就是我
它睁大着眼睛雕刻 连雕刻都是无声的
应该用战争一词替换革命 用盔甲替换棉质上衣 而用生活替换战争 用裸体上身替换盔甲
用消灭代替替换 用置于死地代替消灭 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声音 到头来还是没有声音
那我们没能继续游我们的泳 像个婴儿 像一颗魔鬼草

§3

毛衣
——给森田童子
一个淡黄色的 阳光颜色的
秋天 如现在一样
地里庄稼却熟了
微风 你和你的朋友走向田野的深处
走远了 背影高低
你的头发一朵膨胀的云
而你的朋友 我不熟悉 秋天是复苏的时节
明明是早春该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