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

那是 空白
睡眠之中 只是空白
那是 幻觉
但零中的 炸药
窸窣地吵闹
强力漩涡
摧毁布勒东先生的一切睡眠

溶解的混凝土会包裹住伐木的手臂
落日投下的橘光重新分解空气
金属球悄悄地滚来
我失去 所有常识

运动的诗 炸药 在把乐句研磨成粉末和沙砾
竖琴的弦将变为锋利石刀
倒下

一捧半湿润的流沙
已被染红为一剁草帽(红)
有人把文件藏在之下交我手中
带着被重复踩碎的蝉尸体

球解体成为无体积的
无限碎片,和树枝样的抓手
弯曲而变脆,膨胀为一团黑云
一个提琴随即落下

爱情难有,除非是在你的竹林中
你的歌声中
歌声的提琴中
我可以埋进你的蘑菇云里

漫天的冲击平原
几何状运动的快乐滑梯
清醒得像一杯快速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