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带-骨肉 ;声带的呼吸 - 骨肉运动;
我的爪子从年轻人的肩膀上
一片一片撕下
那个肉的丝带
他欣喜不已 你终于做了我一直以来
想做的事……
啊 我终于可以离开了……
随着年轻人不断诉说那个他想离开的过往
蜿蜒着
他拖着的一地血渐渐 越来越少
因为……再多的血,也会流完!
他是一个在进攻的大鸟下
被虐待的企鹅 肉的丝带
拖了长长的一路